文天祥将被押出监狱前,就写下遗书自我表白,挂在衣带中。那文词写着:“孔子说杀身成仁,孟子说舍生取义,因为已经尽了人臣的责任,所以达成了仁德。读古代圣贤的书,所学的不是成仁取义的事又是什么事呢?从今以后,我差不多就没有愧疚了!”

他被押过市区时,气概神色自然,态度从容,观看的人像墙一样团团围住。

即将受刑时,他不慌不忙地向执刑的官吏说:“我的事都已做完了。”

问市场上围观的人何处是南?何处是北?面向南方拜了又拜,然后受刑而死。

不久,有使者前来传令停止行刑,到达时文天祥却已经死了。看到、听到的人,没有不伤心流泪的